-欧洲杯恶意犯规「世界杯奇葩故事(3)裁判记性差三黄变一红德国靠盘外招夺冠」

-欧洲杯恶意犯规「世界杯奇葩故事(3)裁判记性差三黄变一红德国靠盘外招夺冠」

欧洲杯恶意犯规「世界杯奇葩故事(3)裁判记性差三黄变一红德国靠盘外招夺冠」

1. 三黄变一红

2006年德国世界杯上,裁判的乌龙行为成为一大热点。在澳大利亚和克罗地亚之间的比赛中,英格兰主裁判格拉汉姆-波尔向克罗地亚球员约西普-西穆尼奇出示第二张黄牌后,竟然忘记将其罚下。西穆尼奇的反应也很淡定,他没有看到波尔给他亮出红牌,于是就心安理得地继续在场上比赛。当比赛结束时,波尔才意识到自己闹乌龙了。在吹响比赛结束哨音后,他走向西穆尼奇,给他出示了第三张黄牌,要求他离场。于是,被罚下的西穆尼奇就跟着所有球员心安理得地下场了。此次事件发生后,波尔颜面丢尽,当即宣布挂哨,不会再吹罚任何国家队比赛。

图:波尔向西穆尼奇出示红牌为时已晚

2. 离奇跳水

2002年世界杯上,世界级球星里瓦尔多上演了一次令他自己都感到羞耻的“跳水”。6月3日第一场小组赛,与中国队同组的巴西与土耳其交手。比赛进行到伤停补时阶段,巴西队已经以2-1领先并且多打一人。死球时,土耳其队后卫哈坎-云萨尔将球踢向角旗附近,没想到正好打在了里瓦尔多的腿上。这时,里瓦尔多做了一个全世界球迷都感到匪夷所思的反应,捂着脸摔倒在地。并不了解情况的主裁判稀里糊涂地向云萨尔出示了第二张黄牌,将其罚下。赛后,里瓦尔多因为这一举动遭受了铺天盖地的指责。虽然他也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但这次事件成为这位世界足球先生职业生涯中很难抹去的污点。

图:里瓦尔多在众目睽睽之下跳水

3. 自残的秃鹰

巴西马拉卡纳体育场是一座伴随着无数传奇故事的伟大球场。最为人熟知的故事发生在1989年的意大利世界杯南美预选赛上。智利队必须在客场击败巴西队,才能保住进军世界杯的最后一丝希望。就在比赛进行过程中,巴西队暂时领先,而在智利球门附近,有球迷从看台上扔下一支烟火,智利队的禁区顿时烟雾缭绕。在模糊中,人们发现智利门将“秃鹰”罗伯托-罗哈斯突然倒地,似乎因为这支烟火袭击而受伤。待烟雾散去,医护队员们上场,发现倒地的罗哈斯满脸是血。愤怒的智利球员们围成一团,向主裁判抗议。比赛暂停后不久,智利队全队以安全理由宣布罢赛,纷纷离开了赛场,马拉卡纳体育场内乱作一团。主裁判只好决定比赛终止,等待国际足联的最终裁决。很显然,如果巴西足协连做客的智利队球员人身安全都不能保证,国际足联会将主队判负。然而,在调查过程中,有一个鹰眼摄像机捕捉到了令全世界球迷震惊的一幕。摄像机拍到,就在罗哈斯倒地的迷雾中,他偷偷拿出了事先藏在手套中的剃刀,故意将自己的脸刮烂,而伪装成了一个受害者的形象。深入的调查显示,这起事故完全是智利队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出闹剧,目的就是想通过这种手段获得胜利。最终,智利队丢掉了1990年和1994年世界杯的参赛资格,而罗哈斯本人以及智利队涉事官员被判处终身禁足。直到2001年,同样是该事件受害者的罗哈斯才被特赦重返足坛。

图:罗哈斯痛苦地倒在烟雾中

4. 门神的秘密

或许大部分球迷还记得2000年欧洲杯半决赛,意大利队门神布冯的受伤成就了托尔多的一场神来之笔。其实,在阿根廷,也有一个如此神奇的门将,塞尔吉奥-戈耶切亚。1990年世界杯小组赛中,阿根廷主力门将彭皮多在第二场腿部骨折,戈耶切亚不得不临危受命。初次上场时,戈耶切亚显得手忙脚乱。赛后,媒体们纷纷将其评为阿根廷后防线上最大的隐患。但是随着比赛的深入,他的发挥让大家大吃一惊。进入8强后,戈耶切亚在同南斯拉夫和意大利的比赛中连续扑出4个点球,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将阿根廷送入决赛。更加让人吃惊的是,戈耶切亚的好运来源于一个并不太雅观的习惯。在每次面临点球时,他都会躲在球门的角落在球场上小便。似乎就是这一举动,圈定了他的势力范围,对手每每无法将球打进。然而,这一招在决赛时未能奏效。在面对西德队的点球时,戈耶切亚虽然判断对了方向,但仍然目送布雷默射出的皮球钻进自己的球门。最终,阿根廷输掉了世界杯决赛,但戈耶切亚成为这次意大利之夏的长久回忆。

图:戈耶切亚与马拉多纳并肩战斗

5. 今天用谁的球?

每次大型赛事前,组织者往往会发行一大批比赛用球,让球员们提前相当长的时间进行熟悉。然而,在第1届世界杯决赛上,比赛用球成为了争议的焦点。赛前,阿根廷和乌拉圭双方都坚持在决赛时启用自己国家生产的足球。由于初办世界杯,比赛用球的标准并没有被统一。国际足联只是收集了各国生产的皮球,对质量达标的进行了筛选,但对到底用哪方的足球并没有严格的规定。于是,在第1届世界杯开赛前,主裁判通过掷硬币的方式进行了决定,用了阿根廷生产的足球。然而,有大量未经国际足联证实过的报告显示,其实在当天的下半场,裁判更换了用球,改用乌拉圭队带来的足球。这很有力地解释了为何阿根廷在上半场2-1领先,到了比赛结束时却被2-4逆转。此事成为世界杯历史上的一桩谜案,阿根廷人到现在还认为他们是此案的受害者。

图:阿根廷队在决赛前踩场

6. 要想富,先脱裤

足球场上的迷信不胜枚举,现在大家都将其归入玄学之中。在上一期中,我们介绍了1998年法国队的迷信行为,而另一个重要的世界杯冠军英格兰队在1966年也印证了玄学在球场上的重要性。1966年世界杯期间,英格兰队长博比-摩尔迷信得有些邪乎。作为队长,他认为自己应该在每场比赛前最后一个穿上裤子,这样就能给球队带来好运。同样效力于西汉姆联的国脚马丁-皮特斯知道队长的这个习惯。于是,他向队长摩尔开了一个玩笑。当他看到摩尔最后一个穿上裤子之后,便会把自己的裤子脱下来再穿上。摩尔看到皮特斯的行为变得非常严肃,只好又把自己的裤子脱下再穿上。于是,在每场比赛前,英格兰更衣室里都会发生这样一个情景:摩尔最后一个穿上裤子,皮特斯把穿好的裤子脱下再穿上,然后摩尔又把自己的裤子脱下再穿上。这成为了英格兰队赛前的一项传统。世界杯夺冠后,这项传统又延续到了西汉姆联队内。摩尔和皮特斯这对好基友每场比赛前都会这样对视着脱裤子。

图:西汉姆联三大传奇(左至右依次为皮特斯、摩尔、赫斯特)

7. 赞助商起纠纷

1974年世界杯是足球运动商业化的一个标志。就在这届比赛前后,世界顶级国家队与俱乐部纷纷与赞助商签订了天价合同,其中最受赞助商宠爱的自然是当时的世界第一球星克鲁伊夫。在出征世界杯前,克鲁伊夫与荷兰国家队发生了纠纷。由于荷兰队的赞助商阿迪达斯和克鲁伊夫个人代言的彪马存在竞争,克鲁伊夫不得不拒绝身穿带有阿迪达斯三道杠标志的荷兰国家队球衣。双方就这一问题争执不下,克鲁伊夫险些因此无法参加世界杯比赛。就在开赛前几天,阿迪达斯与彪马最终实现了妥协。克鲁伊夫依旧身穿阿迪达斯赞助的荷兰国家队球衣,但在手臂地方采用了两道杠标识。最终,克鲁伊夫带领的荷兰队在决赛中败给此前同样因为经济纠纷而差点解散的西德队,遗憾地屈居亚军。

图:其他球员们都穿着三道杠,只有克鲁伊夫球衣两道杠

8. 德国人的盘外招

1974年的世界杯决赛一定会排在世界足球历史上最伟大的三场比赛之中。当时的绝代双骄克鲁伊夫与贝肯鲍尔分别带领各自的球队杀进了世界冠军的争夺战中。由于至关重要而举世瞩目,赛前的氛围非常紧张。向来以审慎公正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德国人竟然也搞出一个盘外招。就在此次决赛的前一天,西德多家报纸的头条爆料出一个惊天新闻,称为了在比赛前放松心情,多名荷兰队球员在酒店里举办了规模极大的裸体派对。球员们找来了随队出征的热情女球迷,还打电话约了多名应招女郎,多次用啤酒香槟狂欢。还有报纸将参与派对的球员姓名一一列举,其中就包括荷兰队的领袖克鲁伊夫。由于比赛就在西德进行,德国媒体报道的可信度让荷兰太太团们慌了神。就在决赛前夜,在荷兰队下榻的酒店里,来自球员们妻子和女友的电话蜂拥而至,吵得球员们不得安歇。愤怒、争吵、劝解、挽救婚姻,荷兰球员们被搅得不得安宁。最终,大家带着疲惫与情绪登上世界杯决赛的赛场,只得见证贝肯鲍尔与西德人的登顶。

图:克鲁伊夫在比赛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